Friday, 31 March 2017

新丁講故:巴士 ‧ 上層 ‧ 窗口位

「苦苦堅持,經已沒意思,為何不可以」
坐在巴士上層左邊的窗口位,Emma眼望街上排隊的人龍,Headphone傳來她的最愛容祖兒的歌聲,心裡默念終於來到星期五了。
容祖兒以唱苦情歌出道,以前根本聽不懂什麼是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,大家卻會在K房把歌詞字字鏗鏘唱出來。雖然Joey一直不斷有新歌推出,但Emma還是鍾情以前青澀的K歌。詞寫得好不在話下,在十年後再咀嚼得來的那種複雜才是重點。
她讀大學時認識了一名男生,碰巧兩人是同系同學,都是一個招牌跌下來會砸死幾個的BBA。二人順理成章Reg同一堂,一邊返學一邊拍拖,不用特意相約都常待在一起。大學五件事,Emma在Final Year順利達標。
畢業後,她到Big 4做Auditor,他去銀行當MT。雖然同在商界,同是中環人,但二人聚少離多。在銀行工作的他,OT到晚上九點十點不會向她呻,遇上她爽約更不敢埋怨,只因知道她在工作遇上的壓力或許比他更大更辛苦。
她把所有假期都申請來考QP,知道她不喜歡有人在考試期間打擾,他只懂默默支持,東撲西撲為她找來各大公司的Mock Paper。她一科一科Pass了,慶幸這好消息曾為他們倆帶來短暫的喜悅。
對上一次出國同遊已是Grad Trip,工作後她一直沒有多餘的假期,所以他專挑那些她沒有興趣的地方獨個兒出發。他不忘給她帶手信,更會跟她說:「風景很美,但沒有妳的湖光山色還是差了一點,下次一定要帶妳來。」
他的處處體諒、噓寒問暖,她全都看在眼內。可惜不知怎的,每次見到他就只想大呻特呻,說公司這個經理怎樣麻煩,那個同事如何躲懶。他從沒有打斷的意圖,可是咆哮一輪後見他毫無反應,她反而愈說愈火。
以前,遇上這種僵持的情況,她最擅長的就是黑面轉身就走,反正離開現場冷靜一下通常錯不了。每次說到這些沮喪、勞氣事,不知想自欺還是欺人,她都會承諾:「做到三年我就會走,你再忍耐一下。」這種口吻就像有婦之夫跟小三說,他會很快跟老婆離婚一樣。
因此,他們倆有協議,就是週末不談工作。工作上有什麼不如意事就留在工作日解決,不要破壞那丁點僅餘拍拖的興緻。他們之間寧願談政治,也不能提起工作事。有天她再次破戒,睡眠不足引發的燥熱乘勢點火,她竟然為著那蠻不講理的Client向他大發脾氣。明知自己不對,但她按捺不住自己的怒氣。
雙方不歡而散,Emma繼而埋首工作,令她暫時忘掉當天的不快。她寄情於工作,是為了彌補日常生活未能給她的滿足感。雖然口裡從不承認,但工作在她的字典裡著實佔據一個頗高的排名。
「一變四,四變十二……」究竟一是怎樣變成四,四又怎樣變到十二呢?還有十六是怎樣計出來的?歌詞裡一連串的數字,把Emma的思緒帶回現在,Auditor對數字的敏感度有時高得恐怖。想到這裡,她自己也禁不住偷笑了半秒。看清一點,那嘴角卻稍稍向下,偷笑漸漸變為苦笑。
「他是一個好男生,是我配不上他。」
工作和考試沒有給予人喘息的空間,很久未有靜靜地審視這段關係。Peak Season總算完了,她沒期待過他會主動重新聯絡上她,但重要是她未準備好面對他們的未來。她很怕……有天會把他的關心和愛當成理所當然,更擔心有天發現自己什麼都不值得擁有。
Emma不只對數字敏感,對數字更有一種莫名奇妙的執著。她只喜歡雙數,因為覺得雙數較完美、較完整。「如果下一個車站排隊上車的人數是雙數,那今天將會是圓滿的一天。」她跟自己說。
巴士到站了,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十二、十三……看來只剩下兩人……不知會否有人要追上這輛巴士呢?十四………
「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?」
「沒什麼,在數有多少人排隊上車而已。」
「那是雙數嗎?」
「沒數到最尾你便問我了。不如,我們明天去吃好的?」
「有什麼事要慶祝嗎?」
「拍拖也要找原因嗎?就當慶祝我完了Peak Season,或者慶祝我們相識不知第一千幾百天?」
「好呀,就這樣辦。」
十四……十五,只有十五人,是單數。眼看快要開車了,還是沒有人追車。Emma拿出電話,手指在那熟悉的名字上遊走。剎那的衝動總是為人帶來最大的勇氣,她按下了撥出鍵。五秒後,接通了電話的另一端。
「喂?你好嗎?」
她一隻字也說不出口,之前的兜兜轉轉吵吵鬧鬧或者太折騰了。
「喂?喂?還在嗎?」
工作悄悄地把她的靈魂逐點逐點侵蝕,她快撐不住了,還裝什麼倔強?
「有我在,你也不要哭了。」
他還在你身邊。多希望此刻他真的在旁,陪你下班坐巴士,在你軟弱無力時把你一擁入懷。第十六個人,也是最重要的一位。
「何以你變了我的十六號愛人」
第一至十五從來都不是誰,而是憂心、怨氣、無力感,那些在雙方生活中的過客,隔膜把你們倆愈拉愈遠罷了。只要你們還相信未來,現在醒覺還未遲。
[本故事純屬虛構。如有雷同,實屬巧合。]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新丁第一次講故仔,謝謝你們睇到尾。還有,Happy Friday。

Wednesday, 1 February 2017

利是

新丁第一年係咁諗:
逗利是的人 - 係為左湊熱鬧
派利是的人 - 係為左攞個意頭
新丁第二年係咁諗:
逗利是的人 - 係為左賺返個Lunch
派利是的人 - 係為左鼓勵大家俾啲動力返工
高級新丁係咁諗:
逗利是的人 - 係為逗而逗
派利是的人 - 係為派而派
當你成為派利是的一群人後,一切便會倒過來:
初級經理係咁諗:
派利是的人 - 係為派而派
逗利是的人 - 係為逗而逗
高級經理係咁諗:
派利是的人 - 係為左鼓勵大家俾啲動力返工
逗利是的人 - 係為左賺返個Lunch
神枱級老細係咁諗:
派利是的人 - 係為左攞個意頭
逗利是的人 - 係為左湊熱鬧

Wednesday, 11 January 2017

食食呀食食懵你 - 之 - 「食鐘」

很多行業都有OT,OT泛指合約工作時間以外的加班 (Overtime working)。Audit界的OT牽涉一個名為「食鐘」的概念,簡單來說就是你的OT小時能否獲得承認,即是OT有沒有OT錢。即使公司政策寫清楚每小時OT能獲得多少人工,只要你的OT時數不獲承認,你都不能獲得一分一毫。

Auditor跟律師等的專業人士都是以Chargeable hour計數。理論上,Audit Fee等於Hourly Rate x Chargeable Hour x Recovery%,但Audit界甚少聽到跟Partner講完半小時電話會收你數千元的劇情,因為現實中這條算式的主客是倒轉的。

首先把上面算式的4個Variable調一調位。
故事由一條分數開始。
Audit Fee / Hourly Rate x Chargeable Hour = Recovery% 

Recovery Rate是老闆的王道,
Audit Fee是Client話事,
Hourly Rate是公司定下的。

當一條算式的3個數都被不同老闆控制,要令算式左右相等就只能將唯一一個Variable搓圓㩒扁,那個就是關乎廣大審計員福祉的工作時數 (Chargeable Hour)。食鐘問題由此而生。

當Recovery Rate不變,分子Audit Fee又不能變。如果貴公司的Hourly Rate幸運地不變,那麼你的Chargeable Hour都會不變。例如往年你需要200小時,但今年因為Client手多多開了新公司,總之麻煩了,故今年需要230小時才能完成Audit。基於數學算式問題,即使你OT到日出都只能篤200小時,硬食差額的30小時。OT沒補水就是這意思,這30小時你就當做義工,這就是食鐘。

有人說,你們Auditor不是每年例加Audit Fee嗎?我不肯定每年能否加Audit Fee,但Hourly Rate一定每年都加。好,就當你加Audit Fee 5%,原來Hourly Rate都會同時加,而且加幅不只5%。懂計數的人應該明白,當分子增加5%,而分母其中一個數增加超過5%,分母另一個數必然下跌。這就是食鐘。明明OT了,不過因為計數問題,Chargeable Hour是有上限的,在賬面上,大家還是每天工作八小時。

食鐘的重點是硬食。想扭轉不對等的局面,要不你加Audit Fee,那麼Client就會發難;要不你就按低Recovery Rate,那麼老闆就會對著你發難。我們還是乖乖把那些OT鐘吃掉吧。

故事,說完。
video

Saturday, 31 December 2016

審計新丁101:Stocktake有什麼好玩?

初初當上新丁,我發現Stocktake是最能彰顯新丁存在價值的工作。除了因為你是唯一在場的Auditor,還有這是Client對新丁們最尊重的時刻。通常我們Stocktake的對口單位都是倉務部,跟平時接觸的財務部不同,倉務部的客戶少了一種對Auditor的偏見,至少他們和我們有一個共同目標:早啲收工。
Stocktake的地方主要有舖、倉、廠。
盤點店舖存貨最快收工,因為貨品數量有限,而且擺放多數整齊易數。到過名牌店點貨,平時你連走進去也沒有勇氣,現在可以打著Auditor來Stocktake的旗號,幾十萬一個手袋、電話,你話睇邊個就邊個。重要是賺鐘 (食鐘的相反詞),如果你被Book 4小時而你用1小時便完成,就賺了3小時,所以點舖被公認為最筍Stocktake。
至於貨倉,最經典的例子要數入雪櫃Stocktake。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Client老點入零下十多度的雪櫃,我見到有什麼腸仔雞翼魚蛋就行了,你說有多少件就多少件吧。不知這是否Client的報復計劃,在Final Audit前先凍死你們這班麻煩Auditor。之前到過一間本地連鎖食店的倉庫Stocktake,想不到整張Stocklist大多都是什麼色素、化學劑,一次Field Visit足以令人從此不想再光顧。
到工廠盤點的大多數都要返大陸,工廠是應該為了年底盤點而暫停生產。試過我們一邊行一邊點,每走過一條生產線,待我們說了一聲OK後,那條生產線隨即開動。分秒必爭,絕不容許走回頭路。雖然返大陸九成九食鐘,但勝在由朝玩到晚,坐車坐船玩叉車,中午還包你一餐正宗地道鐵兜廠飯。我單人匹馬到過一間位於珠海的工廠,其實忘記了點什麼,但令人難以忘懷是Client派了3個人招呼我,生怕我會在廠內亂跑似的。我每去到一層,帶頭的那位就會大喊:「這是香港審計,全部人過來聽指示!」其實呢......我的指示好簡單,同我簽晒啲Stocklist就得架啦。如果你有什麼農場、豬場、魚場、樹林、油庫等等,專人接送,貼身導遊帶路講解,根本就是出糧給你去郊遊。聽聞有人被委派數綿羊,可以坐直昇機從高空點一隻隻可愛的羊仔。
每逄3、6、9、12月底,公司都會預先警告各新丁,以上日子謝絕請假。我算是幸運的一群,Stocktake都是堆在這些Quarter end前後的日子,有些同事在上班頭兩個月已經有超過20個Stocktake,上午一場,下午跑另一場。Stocktake的確好玩,但之後的Paper Work絕不輕鬆。直至有一天,你明白Stocktake的真諦,Existence of Auditor才是重點時,你會寧願要20個Stocktake也不想做某個Client的Audit,那就證明你已經不再是那天真的新丁了。
各位偉大的ShenJi,到場記得表現專業一點,因為你本人才是Stocktake的主角。
Last but not least,Happy New Year!! See you in 2017!!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<審計新丁101:Stocktake> https://goo.gl/IcCTj2
#審計新丁
#Stocktake

#識睇一定睇Comment

Friday, 30 December 2016

寫在2016年最後一個工作日:目標

謝謝你們衷心的祝福,祝願我在新崗位有更好的發展,至少上班開心一點,身體健康一點。正如我也預料到,多愁善感的性格是會帶來不捨之情。即使一切已成回憶,但我不會忘記,亦不會留戀。<非走不可> 是審計新書特別收錄,亦是最後一篇。不過,審計新丁不會只有一個篇章,說白一點就是那種掟煲唔掟蓋的分手。
2017年,
審計新丁還在,
作風不會變,
繼續努力工作,
更用心提升自己的文筆,
磨煉自己成為一個堅強、能幹且懂得活出自我的人。
至於審計新書,它仍是一個尚未觸及的目標,但正如離職一樣,有目標才有希望。只要我還有為理想、為目標追逐的心,即使只印一本,即使還有人想看,即使我還有想分享的想法,說最後一遍,審計新丁的故事不會就此完結。
P.S. 今早一起床,衝過了8000個LIKES。
謝謝你們送我這最好的Last Working Day in 2016禮物 😊
P.S.2 睇來大家都好鍾意Stocktake,唔好話我唔陪各位新丁OT啦~我聽日寫多一篇Stocktake文。

Thursday, 29 December 2016

QP加油


剛經過港鐵站,看到很多人手執一個棗紅色環保袋、拖著行李箱行來行去。各位今天要考試的朋友仔,加油!Good luck 💪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