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19 October 2018

昨夜又發了奇怪的夢,連續第三天了。

今天是星期六,對吧?我回到了Audit team工作的地方,不是以前的樓層,而是另一團隊的工作樓層。
升降機門一開,我忍不住嘩了一聲。
一直沒有來過這層,想不到跟我那邊的裝修差那麼多。
首先樓底超高,裝潢設計的風格以自然為主,牆壁配上能寫字的那種半透明板,木質的桌面搭上型格的黑色柱子。一眼望去,一張張共用書桌整齊排列,令整個辦公室看上去空間感十足。陽光從落地玻璃窗照進來,令這裡完全不像工作的地方,反而更似圖書館。
這本來就是我會樂於花上整天閒晃的環境,只可惜每次路過audit樓層,我只有一個目標,找到要找的人,辦好要辦的事就盡快離開,原因是Wok氣⋯⋯呀不是,濕氣太重。
升降機門一開,我忍不住嘩了一聲。
為什麼全部人都穿白襯衫呢?定了新dress code嗎?還是不要嘩了,快點在人海中找出目標人物。我一路向前走,每人都在埋頭苦幹,跟以前沒兩樣,還是一人一台手提電腦,不是敲打著鍵盤,就是翻閱文件。
唯獨一桌人,桌上沒有電腦也沒有任何紙張,左右兩邊各坐了四位穿著白襯衫的同事,點著頭和應著背向我的一位女士,她也是穿著一襲白色裙。
看清那背影,這不是Debbie嗎?幹麼坐了出來?通常老闆出現在豬肉枱都不是好事,看她喋喋不休的,恐怕又在「片」人吧?
不要看了,快點找。我一直走到盡頭,右轉,刺眼的陽光令眼睛瞪不開⋯⋯
升降機門一開,我忍不住嘩了一聲。
「嘩!」我捂住口⋯⋯雖然眼前的畫面也夠驚訝。中空設計的天井中庭,寬敞明亮的玻璃天窗,還有舖滿綠色植物的巨型牆壁,為什麼同一間公司,他們這層的設計可以如此迥異?
環境完全不像平時見到的寫字樓,不過陽光也太猛吧,玻璃頂的設計弄得像溫室一樣,坐在這裡的人會不會太熱⋯⋯難怪他們都穿白色上衣。
還是別想無謂事,我要找的人到底在哪裡?
剛好走過一圈,我回到升降機門位置。雖然視覺上休閒得毫不真實,但這裡的濕氣超高,我深知每逗留多一秒,便吸入多一秒濃烈的wok氣。這刻,我只想找到要找的人然後離開。
「喂!你在這裡幹嘛?」一把不知從哪個白衣人的女聲令我手臂的毛孔立時收縮。
「我⋯⋯我想找⋯⋯」
「找什麼?」聲音好惡。
「我來找⋯⋯」
Debbie那一桌人聽到喝罵聲後看過來,令我更顯礙眼。
「我改天再來吧。」我連忙轉身按升降機鈕,屏幕顯示:G/F。
Debbie站起來,向著我這方向走來。
「打擾了,我只想找⋯⋯」
「你不是走吧?」Debbie 還是在升降機來到前追了上來。
「星期六還是不騷擾各位了。」
升降機,十二樓。
「你回來參觀嗎?」
「不不,不阻礙大家呼吸,我現在就走。」
升降機,廿一樓,還有四層。
幾十對眼睛看著我,我的心跳快得彷彿連Debbie也聽到。
升降機,廿二樓,還有三層。
「你是不是要撳掣?」
「誒⋯⋯你說什麼?我已撳了lift掣吧。」我往後看了一眼,確定已撳掣。
升降機,廿三樓,還有二層。
「別裝傻了,你要辭職嘛,不是嗎?」
升降機,廿四樓,快點!
事到如今,我知道出路只有一條,繼續裝傻多一秒。
「沒有,我要辭職一定會通知你。」
「你的辭職信就在我手上,你連辭職信都打好了,還裝什麼?」
沒可能是我的,我連睡覺都沒空,打什麼辭職信?
「我都未打,就算打好了,To whom it may concern也不是你!」
叮!
「早說了你要辭職。」
升降機門打開,我卻連進入一步之隔的升降機也乏力。整個腦袋充滿混濁的空氣,就在眼睛閉上之前,我隱約看到那張很像Debbie 的臉其實不是Debbie,而是那個我一直很想找到的人。
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
後話:醒來了,沒事了。全部均為真實夢境。那個誰不知是誰,辭職信是沒有的,Debbie真的是我舊老闆,我的office不在廿五樓,還有,今天不是星期六。
又一個沒睡好的晚上。

Sunday, 23 September 2018

請教:如何認真而不take it personal?

被尊貴的客戶弄得頭昏腦脹,為Client激親自己,聽上去白痴得很,但就是一而再發生在自己身上。
在談「信」的文章提過,是次令我懊惱的地方是雙方早已失去互信。我要在沒有任何信任基礎上,令對方相信我們的能力和誠意。跟預期一樣,困難,很困難。
情況就如客戶叫你修補木橋,你明知這條木橋破爛不堪,也要照向前走。你邊行邊修補橋上的破損,走到中途,有人責罵你為什麼走得這麼慢,為什麼不是建青馬大橋。你解釋,這地方容納不了青馬大橋,加上一早談好只是修木橋。
青馬橋還是修木橋,兩個完全不同旳項目,根本毫無討論空間。我們把事情escalate到老闆,老闆說要打仗,攤牌,講清楚先好繼續開工。好,我最鍾意打仗。
要我開戰鬥模式,我可以比很多人都要兇狠,攻擊哪需轉彎抹角。可惜這不是真正的打仗。因為我只能防守,不能攻擊。
//我冇鬧個客,只有佢鬧我。//
在剛過的一週,很忙但忙得很無謂,因為時間都花在吵吵鬧鬧當中。當有主見的人遇上另一有主見的人,情況只會更糟。不知你是不聽,還是聽不懂,雙方都氣壞了。
同事們都說Don't take it personal,我們也得manage 客戶的expectation。OK,don't take it personal...don't take it personal...then...你鍾意點就點囉。
//我花咗成擔心機做完之後你叫我don't take it personal。//
不如你教我,人來的,怎樣不帶情感?
就連我自己也控制不了該用怎樣的心態來應付面前的分歧。
「不如算了吧。」反正橋是你的,錢是老闆收的。我大可以放棄,因為放棄對員工來說沒有成本。
不過。不過。不過。
有主見的人也是固執的。Don't take it personal這道理,我仍要點時間學習。
P.S. 相信有人會話:年輕人認真你便輸了,我諗幾年後嘅自己都會咁講,所以講得出呢句嘅人恐怕都不再年輕了 LOL

Sunday, 2 September 2018

過去.現在.將來

「這場雨也下了很久吧。」

羽晴看著窗外喃喃自語,雨水像打開水龍喉般嘩啦嘩啦地放肆著⋯⋯呀,也不算是,它更像是壞了的水龍頭,上不緊,水一直間歇地緩緩流下。時大,時小,連天文台也捉不緊預測降雨量。這邊廂還說著有些少陽光,轉個頭已經天陰,轉眼更是傾盤大雨。

黃雨、紅雨、長傘、短傘,通通出動了。過去一星期不用看天文台的天氣預報,也知道傘必定是出門七寶之一。

羽晴不喜歡下雨,出門要打傘,迎面的傘都是鬥高鬥大鬥骨架硬。擋不住路人傘面反彈的、車輛駛過水窪濺起的、直接打在身上的雨水,濕漉漉的衣服黏著皮膚,感覺糟透了。因此在不用上班的下雨天,她一定會選擇留在家中。看電視、看書、上網、做家務,什麼都好,只要不出門就可以了。

可是,今天不論天晴下雨,她都要外出一趟,為的是一個不能爽的約定。


《過去》

五年前的九月二日,她第一天上班。在公司的迎新活動中,跟其他新同事一樣,聽老闆講話、交銀行戶口資料、影相辦員工證。

「請問這座位有人嗎?」
「沒有,隨便坐。」

不擅跟陌生人攀談的羽晴繼續低頭填表,但該名男同事始乎想延續對話。

「剛才那位Partner很帥,對吧?」
「嗯,也算是吧。」
「要做多少年才可以做到他的職位?」
「十多年吧。」
「你猜自己可以在這裡待多久?」

她有一句沒一句的答著,希望HR快點喊她的名字拍職員證照片。

「五年,我的目標是五年!」

他意猶未盡自說自話,說要留在這公司五年。他謂五年是關鍵時刻,因為五年後開始有長期服務金。

「你想待多久關我什麼事?」羽晴心想。
「五年後的今日,你猜我們還是同事嗎?」
「怎樣回答你呢?」她只知自己很想離開。
「你想不到嗎?」他不想話題終結。
「我不知道未來的事。」她冷冰冰地拋下一句。

羽晴撐著傘,想起了五年前與董凡初次見面的畫面。他確實人如其名,很「煩」。

作為同事,不咬弦也得咬弦。董凡是一位擅長說話的人,即使不懂不明,也能在客戶簡報會上侃侃而談。偏偏在羽晴面前卻總是掛著一副孩子氣的臉,經常東南西北胡扯一番。羽晴對這位同事也沒什麼正面或負面感覺,總之由得他自我演講,在適當時機給予「嗯」的回應便夠了。

放心,現實哪有這麼多朝夕相對,然後日久生情的老套橋段?他們倆也不過是繼續日復日的一起工作而已。

待續。



Wednesday, 25 July 2018

《時間教曉我的事》- 快閃書展後感

[快閃書展]
跟去年一樣,我在書展首天才跟廣大讀者一齊見證作品誕生。與不少特意到場支持的讀者見面,有些由我當Associate時已開始Follow,有些去年見過面、或者剛認識。大家都曾在審計/會計留下踪跡,或生活和工作與auditor的步履交織過,很開心能與大家面對面交流。當天,站了很久,也說了很多話,身累但心絕不累。因為新丁身分,能認識你們是我的榮幸。
大家沒有錯過簽名會的消息,因為今年沒有安排簽名會。特意從內地趕回來,在第一天幫大家簽定數十本簽名本補數。
星期天傳來了沽清的消息,著實值得高興,同時也對當日白行一趟的讀者表示歉意。在書展最後一天,補貨後再次售罄,衷心感謝各位到場支持的讀者們。(利申:我自己佔了三本)
[內容]
今次不完全是上一部作品《今晚OT到幾點》的延續。上次約一半是把網上發佈的文章結集成書,今回由零開始,花了六個月,創作全新內容。全書主要分兩部分:第一是《時間教曉我的事》,一連串短文講述auditor與時間交手的故事;第二是《回憶不是過去式》,集合了平時從身邊聽到的、日夜期待成真的、甚或是來自你們跟我分享過的故事。
收起了不知從哪來的搞笑風格,筆風一轉,毫不留情傾倒感性的情緒。鼓勵大家由頭開始看,直至最後一章,一定要看到尾聲,那是我最喜歡的部分。
感謝亮光文化給予機會,令《時間教曉我的事》得以出版。如果沒有你們,這個故事現在仍默默留在我的電腦內。
[致謝篇]
禮多人不怪,你們就由得我不斷道謝吧。除了出版社和三位仗義出手撰寫序言的朋友,特別要感謝以前和現在的同事。Joan姐和文哥是真有其人,以前有他們兩位的提攜,新丁才不致於被audit排山倒海的工作壓死。Margaret和Jason也是真實人物,他們不只是我的同事,也可能是你們的老闆和同事。至於現在的同事,他們對我寵愛有加,除了保守新丁的秘密,更暗中幫忙sell書。
[最後]
就是你們的閱後感。我很喜歡這本書,希望你們也感受到我的心意。陸續收到大家的feedback,歡迎跟我分享你們的閱後感。我會挑選一些有趣的跟大家開心share。
近半年為了新書而冷落了FB和各個專欄,先讓我稍稍休息一下。記得新丁是哪天生日嗎?我會在四週年當天跟你們分享未來計劃(如果我有時間⋯⋯)。
新丁
2018年7月25日

Thursday, 19 July 2018

四年前的Facebook Memories

疲憊的一天剛完結,掃掃電話,FB彈出了四年前的一段話。嗯,我寫的,咀嚼後別有味道,跟大家分享分享。

//《喜歡活在沉思中》

很文藝的一個標題。

「沉思」一詞較為中性,正面一點可以是「反省」,負面的則是「發呆」。

當現實的殘酷一點一點地把你侵蝕時,而你又沒有能力、沒有勇氣迎戰它,那自然會想辦法逃避。「自己的世界」絕對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在商業社會中,我不甘做一個沒有靈魂的人。但人總有軟弱的時候,有時候連自己都會質疑自己,若有所失的感覺不時浮現,無力感很重很重。

在迷失的狀態下,如果你仍能笑臉迎人,保持一副「我很好」的樣子,那你的表裡不一會把自己弄得更空虛、更累。

所以,就這樣把自己留在沉思中,便會發現最真實的自己,其實一直都在。

雖然聽起來有點「自閉」,但這就是我的生存之道。//

四年前,審計新丁還未出現,但這段說話也真的太像現在我仍會說的。慶幸是,一路走來,我還是我。時間教曉我,不要被世俗把你變得庸俗。

#審計新丁
#時間教曉我的事
#香港書展

IG: audit.sunding

Monday, 16 July 2018

《No Time is Timeless》


那天八號風球後的書展,我站在出版社的攤位旁。

「想好下本書的題材沒有?」
「不是吧,這麼快?」
「當然不是即刻,遲些、遲些想想吧。」

------------------
想著想著,由夏天來到秋天。我開了一張空白的文檔,開始了每晚寫故事的生活。

這些文字,有些是我每天工作與生活的點滴,也有些是你們告訴我的故事,因為工作廢寢忘餐、錯過曾經的摯愛,甚至在圑圑轉的時分秒針迷失。

用了整整半年想好了主題,用了一百多天寫好了故事,用了萬二分的努力完成了這部作品。完成一刻,我感到心裡被掘空了。當你們來信說自己不想再被工作埋沒時,我又何嘗不是在時間隙縫裏鑽呢?

唯有在夜深人靜時提醒自己,緊記堅持的目標,也是友人近日提醒我的四個字,勿忘初衷。不論上班還是寫文,大可以是為生計、為名利而努力,也可以是為興趣、為滿足感而奮鬥。重點是,在慨嘆時不與我、諸事不順的時候,先問問自己:有向著目標努力過嗎?或者換個說法問一遍:你有目標嗎?

心靈被時間掏空,也是要時間才能填滿。

------------------
小時候,我們朗讀著:「一寸光陰一寸金,寸金難買寸光陰

大一點,我們學習成語:「光陰似箭,日月如梭」

成長中,我們聽著陳奕迅:「霎眼廿七歲,時日無多方不敢偷懶」

------------------
專頁快將慶祝四週年,我也在會計世界由新丁成為了......嗯,還是新丁好了。

謝謝你們陪伴我在紛擾的環境成長,這一年的寫作生活跟以前的大相逕庭,原因是我的工作與生活隨著成長而更顯得難關處處。遇強愈執著,說要做到就要做到。衝過終點的一刻,回望走過的高高低低,你會更愛這個堅強的自己。

又長氣了,時間帶來的故事就留待這本書告訴你們吧。

還有兩天。期待翻開第一頁的時刻。

------------------
No Time is Timeless
沒時間,是永恆的。

2018香港書展
《時間教曉我的事》
作者: 審計新丁
出版: 亮光文化 Enlighten & Fish

7.18 - 24
香港書展首發
書展攤位: 1B-A16

#審計新丁 #時間教曉我的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