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23 July 2017

兩個都係Auditor究竟有咩好講呢?

三月中的一個凌晨,十二時,收工。拿出電話,她找出已心心成favourite的那個contact,輸入了:「收工」。
半小時後收到回覆「still working
「add oil, don’t work too late」再加一個強壯手臂的Emoji
「yes, kiss kiss emoji

第二天早上,她於置頂的那個chat box輸入:「Good morning」
對方秒覆:「morning, so sleepy Zzzz,4 am again
「慘慘豬 when announce?
「next Thur
「mine is next Fri
「今個weekend有冇時間食個飯?」
「你係咪返公司?」
「senior話返星期六, 10至10」
「咁呀,一齊食早餐定係lunch?
「你啊姐幾時睇file呀?
「星期日,總之我地team星期六交到貨就得
「咁食lunch啦
「ok」

星期六,做了兩個多小時就食lunch了。
她問:「ready to go. you?
半小時後他才回覆「sorry sorry!!! just got a call with manager.」
「nvm la, do u need quick lunch?
「should be....so sorry
「咁lift lobby 等啦
「咁食Canteen

因為confidentiality,兩個人通常都不會在公眾場合討論公事。
他說:「忙多陣就announce啦
她問:「不如我地之後放假去旅行?
「我地七八月都行唔開喎,成堆account要出
「係呀....但我啲booking排到十月喎
「咁請十月尾啦,要快手啲, 如果唔係俾人book左就麻煩啦

好快咁食完個Canteen,各自回去工作崗位。

終於有機會見面了,雙方腦中都有千言萬語要說,但奈何不知從何說起,也沒有太多energy說出口,或者消化對方的話。出來工作後,才知道說每句話都要用氣用力的。不過,同一步伐的拍檔,話不需多說,只要一個眼神、一個表情就了解對方所思所想。
所以話呢,兩個都係Auditor其實真係冇咩好講。完。




Friday, 21 July 2017

曾經擁有

剛收到編輯小姐報捷,承蒙各位支持,《今晚OT到幾點—Audit新丁求生記》暫排紅出版書展暢銷書榜榜首!
睇來大家都好努力求生緊。捱多一陣,好快又可以出 #TGIF 嘅post LOL


Wednesday, 19 July 2017

[Bulk Print完畢—審計新書於香港書展正式登場!!]

呢種感覺好熟悉,好似嗰陣時攞住Client本Annual Report一樣咁興奮。只係今次輪到新丁越級出opinion,內容絕對True and Fair🙊

剛剛簽好了相中這十數本審計新書。如果大家行開書展,就去紅出版攤位揭下佢,有興趣就快啲帶佢地返屋企。早睇早享受,遲買唔會平幾舊㗎。

2017年7月19日至25日香港書展期間,
出版社優惠:一本8折,三本7折。
================
審計新丁簽名會
2017年7月23日(日) 7:00-8:00p.m.
紅出版書展攤位 1C-E24
================
P.S. 書局和網上訂購要再等一等。Stay Tuned!
P.S.2 麻煩大家忍耐多一陣,俾新丁賣多少少廣告谷下銷量🤣🤣





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.

Wednesday, 12 July 2017

審計新書的故事

事緣去年peak season後,放負情況嚴重到不得不正視的地步。一直撐到大概八月,給了自己兩個tasks。第一是找工作,第二是整理新丁所有post。
把文章當成account起勢畫Mark-up,光是check錯字標點搞了三個月。原來把所有文章從頭到尾再看一次,需要的不只時間,還有勇氣。明明只是兩年前的文字,為什麼現在回看會有打冷震的感覺?
香港的少量印刷選擇不多,我把文章送到台灣一間專印Postcard和Photobook的公司,製作了唯一一本的審計新書初版。
同時萬分榮幸,香港的出版社也表達了對審計新書的興趣。因為想讀者看到更多全新內容,除了重新編排初版內容,我決定毫無保留把所有新丁經歷都放到書中。
每晚回家後埋頭苦幹寫文,用了個多月再嘔出數萬字。有時因為心急想儘快出稿,連Chur數晚之後定必聲沙喉嚨痛,難以想像以前日做十七小時的生活是怎樣捱下來。經過一輪改稿校稿修改封面又check錯字標點大小楷等等,審計新書終於面世!
在近半年開始Follow的朋友未必知道,新丁有天聽了《非走不可》,聽著聽著便決定要走了。一隻腳試圖踏出audit,停在半空的腳遲疑了一下,回來,再踏出,嘗試在未知的領域踏穩。所以,審計新書也算新丁在審計工作的回憶錄。
明白審計不是一個為大眾熟悉的行業,感謝紅出版 Red Publish團隊,對審計新丁的信任,給予我創作自由度,容許新丁為所欲為,把最想分享的故事和訊息放進書裡。
如果你曾經從審計新丁的文字獲得過共鳴;如果你正猶豫入行與否;如果你想知道新丁有什麼趣怪恐怖窩心悲慘經歷,這本書都值得一看。尤其如果你有些auditor朋友經常放你飛機,更加要睇多兩眼LOL
下星期三,書展見。


Thursday, 15 June 2017

專業人士有好多種

專業人士有好多種,但唔係種種專業人士都⋯⋯
今日跟同事傾談,所謂出外靠朋友,Contact List總要有幾個醫生律師朋友。俾人拉左至少可以打電話找律師;跟醫生一起去旅行,有什麼頭暈身㷫都有個照應。
咁會計師呢?同事A話識個會計師朋友都有用㗎。
「有咩用?」「教人報稅囉。」噢,都好過冇呀。

Friday, 31 March 2017

新丁講故:巴士 ‧ 上層 ‧ 窗口位

「苦苦堅持,經已沒意思,為何不可以」
坐在巴士上層左邊的窗口位,Emma眼望街上排隊的人龍,Headphone傳來她的最愛容祖兒的歌聲,心裡默念終於來到星期五了。
容祖兒以唱苦情歌出道,以前根本聽不懂什麼是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,大家卻會在K房把歌詞字字鏗鏘唱出來。雖然Joey一直不斷有新歌推出,但Emma還是鍾情以前青澀的K歌。詞寫得好不在話下,在十年後再咀嚼得來的那種複雜才是重點。
她讀大學時認識了一名男生,碰巧兩人是同系同學,都是一個招牌跌下來會砸死幾個的BBA。二人順理成章Reg同一堂,一邊返學一邊拍拖,不用特意相約都常待在一起。大學五件事,Emma在Final Year順利達標。
畢業後,她到Big 4做Auditor,他去銀行當MT。雖然同在商界,同是中環人,但二人聚少離多。在銀行工作的他,OT到晚上九點十點不會向她呻,遇上她爽約更不敢埋怨,只因知道她在工作遇上的壓力或許比他更大更辛苦。
她把所有假期都申請來考QP,知道她不喜歡有人在考試期間打擾,他只懂默默支持,東撲西撲為她找來各大公司的Mock Paper。她一科一科Pass了,慶幸這好消息曾為他們倆帶來短暫的喜悅。
對上一次出國同遊已是Grad Trip,工作後她一直沒有多餘的假期,所以他專挑那些她沒有興趣的地方獨個兒出發。他不忘給她帶手信,更會跟她說:「風景很美,但沒有妳的湖光山色還是差了一點,下次一定要帶妳來。」
他的處處體諒、噓寒問暖,她全都看在眼內。可惜不知怎的,每次見到他就只想大呻特呻,說公司這個經理怎樣麻煩,那個同事如何躲懶。他從沒有打斷的意圖,可是咆哮一輪後見他毫無反應,她反而愈說愈火。
以前,遇上這種僵持的情況,她最擅長的就是黑面轉身就走,反正離開現場冷靜一下通常錯不了。每次說到這些沮喪、勞氣事,不知想自欺還是欺人,她都會承諾:「做到三年我就會走,你再忍耐一下。」這種口吻就像有婦之夫跟小三說,他會很快跟老婆離婚一樣。
因此,他們倆有協議,就是週末不談工作。工作上有什麼不如意事就留在工作日解決,不要破壞那丁點僅餘拍拖的興緻。他們之間寧願談政治,也不能提起工作事。有天她再次破戒,睡眠不足引發的燥熱乘勢點火,她竟然為著那蠻不講理的Client向他大發脾氣。明知自己不對,但她按捺不住自己的怒氣。
雙方不歡而散,Emma繼而埋首工作,令她暫時忘掉當天的不快。她寄情於工作,是為了彌補日常生活未能給她的滿足感。雖然口裡從不承認,但工作在她的字典裡著實佔據一個頗高的排名。
「一變四,四變十二……」究竟一是怎樣變成四,四又怎樣變到十二呢?還有十六是怎樣計出來的?歌詞裡一連串的數字,把Emma的思緒帶回現在,Auditor對數字的敏感度有時高得恐怖。想到這裡,她自己也禁不住偷笑了半秒。看清一點,那嘴角卻稍稍向下,偷笑漸漸變為苦笑。
「他是一個好男生,是我配不上他。」
工作和考試沒有給予人喘息的空間,很久未有靜靜地審視這段關係。Peak Season總算完了,她沒期待過他會主動重新聯絡上她,但重要是她未準備好面對他們的未來。她很怕……有天會把他的關心和愛當成理所當然,更擔心有天發現自己什麼都不值得擁有。
Emma不只對數字敏感,對數字更有一種莫名奇妙的執著。她只喜歡雙數,因為覺得雙數較完美、較完整。「如果下一個車站排隊上車的人數是雙數,那今天將會是圓滿的一天。」她跟自己說。
巴士到站了,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十二、十三……看來只剩下兩人……不知會否有人要追上這輛巴士呢?十四………
「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?」
「沒什麼,在數有多少人排隊上車而已。」
「那是雙數嗎?」
「沒數到最尾你便問我了。不如,我們明天去吃好的?」
「有什麼事要慶祝嗎?」
「拍拖也要找原因嗎?就當慶祝我完了Peak Season,或者慶祝我們相識不知第一千幾百天?」
「好呀,就這樣辦。」
十四……十五,只有十五人,是單數。眼看快要開車了,還是沒有人追車。Emma拿出電話,手指在那熟悉的名字上遊走。剎那的衝動總是為人帶來最大的勇氣,她按下了撥出鍵。五秒後,接通了電話的另一端。
「喂?你好嗎?」
她一隻字也說不出口,之前的兜兜轉轉吵吵鬧鬧或者太折騰了。
「喂?喂?還在嗎?」
工作悄悄地把她的靈魂逐點逐點侵蝕,她快撐不住了,還裝什麼倔強?
「有我在,你也不要哭了。」
他還在你身邊。多希望此刻他真的在旁,陪你下班坐巴士,在你軟弱無力時把你一擁入懷。第十六個人,也是最重要的一位。
「何以你變了我的十六號愛人」
第一至十五從來都不是誰,而是憂心、怨氣、無力感,那些在雙方生活中的過客,隔膜把你們倆愈拉愈遠罷了。只要你們還相信未來,現在醒覺還未遲。
[本故事純屬虛構。如有雷同,實屬巧合。]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新丁第一次講故仔,謝謝你們睇到尾。還有,Happy Friday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