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31 December 2017

如果點貨途中有貨物出入......(下)

我隨Cindy上5/F,尋找那剩下的32800盒朱古力粉。她帶我到「乾貨倉」,前往放置朱古力粉的貨架的途中,發現有少量貨品隨便放在地上,就像超級市場內那些置在貨架旁、寫上特大價錢牌的貨物。

通常在stocktake briefing前,Senior都會稍為形容一下客戶的貨倉情況:「這公司放得挺整齊」或「這公司放得有點亂」。如果要我形容這個朱古力粉client,一個字「亂」,兩個字「好亂」,三個字,(我唔講啦)。這時我猛然發現剛才犯下一個錯誤,我忘記了阻止那貨櫃車!而且還未知道貨櫃車旁還有什麼貨,萬一它開走了,就有機會variance noted。Stoctake如果發現variance,而這個variance是因為點貨期間有進出貨,大家都有麻煩。當然……想Stocktake沒有variance,auditor可以……哈,遲些再說。

我著Cindy可以先暫停出貨嗎?她打電話到地下叫停了搬貨大叔。這邊廂我們在貨倉一角找到朱古力粉,326個全滿箱再加三箱有尾數,總數32800,啱數。走上走落,終於完成一個sample。

「除了朱古力粉,還有什麼貨今天趕著出貨?」
她本想再打電話問大叔,我說不如再下樓核實。

四板朱古力粉旁,有另外兩板貨。我寫下了貨品編號,點了數目。大叔面露不悅,向我們這邊大喊:「OK沒有?」我說可以搬入櫃,但千萬不要開走,否則可能要。司。機。駛。回。來。說罷我覺得自己霸氣了,哈。

然後我們又回到5/F的乾貨倉,我決定先在貨倉隨便抽一堆追追數,今天要做九十個samples,數到最後才跟進貨櫃車的貨。情況開始順利,List to Floor 和 Floor to List的samples都tie數。一下子完成差不多一半,Cindy便說:「我以為你們auditor喜歡點貴價貨,為什麼你不去點鮑魚?」

噢,你提起有鮑魚,那就要看看了。對數就皆大歡喜,不對的就怪你自己多口吧。我隨Cindy下一層,一出電梯,地上濕漉漉的,原來4/F是凍倉。而她口中的鮑魚不是罐頭鮑,是急凍鮑。我沒有穿外套,心中默念:「點鮑魚都是三分鐘的事,我頂得住。」

撥開門外的膠簾,我們由室溫廿多度的地方來到負廿度的凍倉。五秒後,Cindy記起鮑魚在雪櫃,要先出去拿鎖匙。想不到凍倉內還有雪櫃,你現在跑出去廿多度的地方拿鎖匙,我當然不會笨得留在負廿度的地方等你吧。

第一次凍倉之旅歷時五秒。

她拿了鎖匙回來,我們再次進入凍倉,開了雪櫃點鮑魚,就只有十多隻,我一眼看完就說行了。
「反正開了雪櫃,不如順便點急凍海蔘?」
你鍾意啦,打開包裝又只有數隻,加上十隻N頭鮑魚總值都不及剛才那七萬多盒朱古力粉吧。

「雞翼剛剛入貨,要不要點?」
又來,什麼剛剛入貨?
「我意思是昨天剛到,在stocklist上的。」
好,點完雞翼拜託要撤退了,我快要凍僵。
「還有魚蛋......」
「不用了,我們到下一個倉吧。」

第二次凍倉之旅歷時十分鐘,這是我覺得最長的十分鐘。

轉頭我赫然發現凍倉旁是工場!為什麼現在會有人在工場製造食物的?!
「你們工場不會在stocktake期間停止嗎?這樣我點不到貨的。」
「年尾趕貨嘛,你放心,他們才剛開工,不會對數字有影響。」

來到這個地步,我都無謂再Q了。我這個礙事朋友雖然打著auditor旗號來stocktake,但憑我現實小如微塵的力量,能夠叫停那輛貨櫃車已經是奇蹟,要命令全個工場停工,恐怕我很難安全走出這棟大廈。

我跟Cindy在另外兩個倉完成剩下的samples,恰巧全中沒variance。臨走前,我向Cindy索取今早在貨櫃旁預備出貨的貨物出貨單,跟自己記錄對數後,便著Cindy在所有文件簽名。本來我可以功成身退,但因為就今天的觀察,這客戶明顯在inventory一項有risk indicator,我決定離開前跟Senior報定案。

「Client在我做stocktake時有貨物流動,而且工場一直都在運作,沒有停工。」
「噢,有variance嗎?」
「沒有,只是有些在貨櫃車,有些在貨倉。我已拿了出貨單作supporting。」
「OK,sample有沒有多抽幾個做buffer?」
「有,多了十個。」
「咁OK架啦。你收工啦。」

故事完。


註:你們看到故事的亮點嗎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故事上集:<如果點貨途中有貨物出入......(上)>




Saturday, 30 December 2017

如果點貨途中有貨物出入......(上)

星期六早上七時,我按計劃來到大埔工業村一工廈,為的是人生第三十二次Stocktake。Stocktake是當auditor以來最開心的工種,除了被眼前一排排高約四、五層樓高的紙箱圑圑圍著,有時還可以一睹某些著名食肆背後的貨倉,相信我,這比後巷廚房更有睇頭。全因今次又點食物倉,星期六開工還有OT Pay,即使是週末晨早,千里迢迢乘車過海,我也從來不抗拒點貨這差事。

想不到今年我仍可以去Stocktake,看來公司缺人情況非常嚴重。我準時來到入口處,詢問保安員客用升降機在哪後,便直上7/F會見Client。7/F是公司寫字樓,負責的Client是Cindy,一位年約四十多歲的婦人。

「幸好你準時,待我打印完Stocklist便可以行了。」
幸好?準時不是應份嗎?她一副匆匆忙忙的樣子,我也不好意思打擾她,便逕自從袋中拿出板夾、筆和計數機,準備快手做完,快手收工。

「要喝水嗎?」
我思考了一秒都沒有......
「好了,我們走吧。」
她領著我往門口走去。看來她跟我目標一致,至少前半「快手做完」是一樣的,不過她能否「快手收工」就不是我擔心的範圍了。

我們乘電梯下樓,她一路上跟我講解大廈內每層的貨品分佈,地下是第一站。理論上是auditor選樣本,然後點算樣本的貨品數量是否正確。Client只會按著auditor選中的貨品帶他們到相關的貨架,我連sample都未選,為什麼要先到地下呢?

原來地下已有一批貨品擱在門口準備入櫃,我問這些是什麼?Cindy便隨便找來一位搬貨的工人問他這些是什麼貨。「朱古力粉」那位大叔叔短短拋下數個字便繼續他的搬貨工作。Cindy接著覆述一次:「朱古力粉。」天啊,我不是聾的,我問的是為什麼會有人在Stocktake期間搬貨上櫃。

「等等,我手上這份stocklist的cut off date是什麼時候?」
「昨天晚上十二時。」
「肯定?」
「是的。」

只要這堆朱古力粉尚在stocklist,這還未算是一個問題。
「那麼就點朱古力粉吧。」
我和Cindy走在紙箱旁邊,一箱有100盒,一層有12箱,一板有9層,一板貨即是有......10800盒。這裡有4板貨,總數43200盒。

我掃視stocklist,朱古力粉在第十頁。我核對貨品編號無誤,再查看旁邊的數字......76000。幹嘛,為什麼不對數的?第一個sample就有variance,看來情況不像預期般順利。

「噢,還有幾板貨在5/F,那些今天不用出貨,但這些趕著出貨,所以分開了。」
難怪她整個早上都在趕,原來有貨物趕著出倉。稍為停一個早上都不行,你著我怎交差?

待續。


Tuesday, 19 December 2017

談選科,談會計

上星期看到一篇有關麥明詩在電視台節目的講話,稱讀商科很難搵食,讀會計至少都有個會計資格,李家誠都沒有讀商科等等。這報導在大學同學間流傳,大部份人都認同她道出了商科太General的重點,會計雖為商科之一,但至少有Technical的知識作基礎,未至於被完全歸類為「讀完好似冇讀」的科目。此時,圈中有心水清的朋友,稱做會計未必要讀會計,Big 4不少同事都是Non-accounting Major,甚至非商科出身,數學系、英文系、歷史系、人類學的畢業生都見過。反之亦然,讀會計也不一定要做會計。

新丁早前有幸獲邀回中學母校分享選科意向、大學生活、職場生涯等等,從沒有「推銷會計」的想法,反正沒有任何公司任務,我只想跟師弟妹分享一個重要訊息-讀什麼跟做什麼沒有必然關係。同學們選科應以興趣先行,能力排第二,就業前景排第三。反正你不會預測到數年後畢業的市道如何,能否搵到食未必是考慮條件。

數年前剛畢業時也回校作過分享,那時BBA仍是同學們心宜的熱門科目之一。四年過去,我選了最普通不過的出路當Auditor。雖然商科吸引力下降是預料之內,但令我訝異是沒有人再對這科有興趣,會計連帶其他商科都落得同樣命運,分享會當天連一個有興趣了解的同學……也沒有。

說實話我不應感到驚訝,皆因數月前看過一則有關文憑試考生的選科及就業意向調查,講述會計或審計成為三大最不受歡迎行業之首,與保險業並居首位。我問同學仔為什麼不想選會計?他們稱會計一行既悶且辛苦,可見以興趣作為選科第一個指標已經fail。節目講起乞食科,雖然商科已淪為遭人唾棄的選擇,但未必因為難搵食。香港作為經濟主導的社會,不論你是否商科人,也不愁在商業世界找不到一工半職。

會計後繼無人的事實令人遺憾,但更可悲的情況是,每逢看到有會計系同學畢業後不當會計,大家都像見到神聖光環似的。

「毅然放棄四大聘書,會計系畢業生創業追夢」

為什麼不到四大工作就是「放棄」?為什麼選擇自己喜歡的工作就要被冠上「追夢」的美名?請不要老早把讀什麼跟未來的工作扯上關係,更不要以能否搵食作為衝量選科的指標。

自知以上的訊息出自一位會計系學生/會計從業員沒什麼說服力,但我仍然相信求學應為求知識、求學問,而不是找一份搵到食的工作。容我引用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教授在新丁當年畢業典禮的話作結:「金錢、地位、權力,已經成為世人追逐的唯一之物,道德和價值觀的培育,卻漸漸被人遺忘。但願中大的人文風骨,已經在你的內心播下種子。壁立千仞,無欲則剛。但願你們不要讓利益掩蓋良心,以厚德載物自許。我們所追求的,理應是較名與利更能持久的東西。」這句話對我意義深遠,共勉之。

Facebook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reshaccountant/
Blog: https://freshaccountant.blogspot.hk/

Sunday, 10 December 2017

這一年,你過得好嗎?

去年十二月,我在內地獨自出job。一個人在外地,除了返工放工,上Facebook就是最大的娛樂。那天晚上,我看著這個由Associate搞到升仙的Page,反正快要quit了,不如多寫幾篇就收檔吧。
女人是婆媽的生物,不論她們在工作裝得如何強悍,一到晚上便會情緒滿瀉。文字是理清思緒的工具,即使將來不再從事審計,我也捨不得這種午夜寫文的生活。因此,我跟自己開出條件:「你出一本書,出到一本書再談吧。」
其實這條件是惡作劇,因為當時已印起一本審計新書。出一本書?出一本都算數。
就在決定「非走不可」不久,我收到一個面試機會。讀者網友經常問我捨得quit沒有,抱歉每次都答不到,因為連我自己都好迷失。這一刻明明遞了信,下一刻可能又留下了。之後的故事很戲劇性,跳過中間的枝節,結果我由audit轉到advisory,在Big 4兜了一個圈回到Big 4。
新工作跟audit有八成相似,公司架構、人手分配、同事年齡都差不多,同樣要出job,要返大陸,一條team又是Manager, Senior加A的組合,老闆仍然是高高在上,Client仍然永遠是對的。要Wok時跟audit沒差,同是凌晨搭的士返星期六日,不過香港地有誰不OT?不同是無償加班沒有像以前般理所當然,同事間多了體諒,少了髒話。
友人問道:「又話自己忙,哪會有時間出書?」如果沒有轉工,《今晚OT到幾點》未必可以如期出版。近半年終於有機會談工餘時間,談興趣,談理想,節奏稍稍放慢,catchup以前爽了約的朋友聚會。「你終於浮面啦。」是的,第一次覺得工作於我來說只是生命的一部分。
《審計新丁》正默默轉型,反正難以捉摸Facebook大神的心意,與其諗reach,不如寫自己最愛的人物故事。上班時上班,放工時寫文,因為時間有限,等車搭車都在度橋打字。正在寫一個專欄,同時努力由零開始創作。穿回跑鞋,繼續跑我要跑的路;重回餅房,繼續整我要整的餅;桌面還有一大疊排著要看的書籍。每天都搞東搞西,挺吃力但至少清楚自己做緊咩、為咗咩。
2017年剩下三星期,不想年終那天才後悔自己沒有做這、未完成那。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,我希望能滿足地跟愛我的人說,此生不枉過。人長大了不會轉名,尤其自知閱歷、經驗均不夠,新丁這名字正好提醒自己無時無刻都要進步。
日間的工作理性得令人可怕,請容許我在晚間做回情感先行的自己。期望有天可以拿走「審計」二字,憑新丁之名繼續以文字作媒介,用新丁的眼晴看清混沌的世界。
新丁
2017年12月10日

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.

Friday, 8 December 2017

如果你不在,我會......

如果你不在,我會自己找節目、找朋友閨蜜陪伴,填滿你離開而空出來的時間。
我會提醒自己不要想、不要問你在哪裡,因為我們倆都需要私人空間。
就是這份互相尊重,我們才可以攜手走到今天。
我會到那間一直嚷著想去的甜品店,因為等不到你帶我試試它限量的心太軟,還有因為一個人比兩個人容易找位子。
誰說一個人不可以吃甜品?女生吃甜品從來不需擇日子,也無需講理由。只要你忍受到同枱一對對的閃光彈,以及那種與甜對比的苦⋯⋯
來到逛了無數遍的中環海傍,我記起了那年平安夜你跟我說過的話。雖然你不擅長甜言蜜語,但那真誠的承諾,每字每句我都牢牢記住。
我翻閱你送給我的書信,情人節、生日、週年紀念的祝福,才驚覺文字上的你比現實來得浪漫,更顯溫柔。
我會在夜深時分偷看從前與你一來一往的訊息,嘗試感受你近在咫尺的溫暖。我會發現......心底裡想念著你。
苦中帶甜往往比赤裸的甜膩來得更有味道。短暫的別離也許就是甜中的一點苦。
你聽到我在那對話窗口輕訴:「你可以回來嗎?」
新丁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如果你不在,我一開始還好。我可以打很久沒打過的機,找朋友打很久沒打過的邊爐。
 
我還可以約朋友打籃球,一直打,不用交代。
 
然後呢?
 
然後我會開始有點掛念你。
 
我開始自言自語,自己去想那些你常常笑得開懷的笑話,然後自己笑。
 
我開始掛念你在冬日的車廂內半睡半醒的可愛模樣。
 
我開始掛念你撒嬌地叫我多一點陪伴你,陪你一起去吃甜品,一起去吃你最喜歡的心太軟。
 
我開始掛念你在我工作到半夜發個「死得未,未死得下來吃我煮給你的宵夜。」的短訊。
 
我開始,不,我很掛念你了。原來你不在,我是會那麼的不自然,那麼的沒有存在感。原來你不在,我才會發現,你一早佔據了我心底。
 
「你可不可以,快快回到我身邊。」
 
Jayford
============
星期五的早上,
審計新丁 x Jayford 棟篤文青雜誌
首次合作 愛情小品




Friday, 1 December 2017

世界真的這樣細嗎?

終於來到星期五,銳意逃離令人窒息的空間,特意坐地鐵到四個站外的茶記食Lunch。
繁忙時間,一搭三,搭枱。
一坐低,第一句已經有跡可尋。
「你知道Ivan resign了嗎?」
「知道,最近公司好多人走。」
「大概都猜到他會辭職,我由舊舖(有名)已經認識他。」
「唉,book不到recur的人,開job都不知怎辦。」
「沒辦法啦,你book到人就不要這麼揀擇了。」
兩位senior你一言我一語,明明語氣平淡地訴說心中對未來的擔憂和無奈。剩下一位本來靜靜地吃飯,突然,他想起某些事。
「等等,我Book了Ivan 在聖誕節stocktake!」
「買了機票沒有?」
「已落名!頂!麻叉煩,臨年尾先來resign」
「冷靜點,昨天撳掣,至少兩天才生效,由今天數到聖誕節都未夠一個月,返去跟ops check下,應該無事。」
Auditor來說,他們三位男士很斯文。午膳訴說工作苦況、待遇、同事,除了麻叉煩一句外,少少火氣都沒有。
新丁真心表示要好好學習。